韩国文化艺术展里“遇虎”

“自古以来,在韩国人的心目中,老虎一直是具有神通力和气魄的灵物,也是诙谐亲近的朋友。”

农历新年一天天近了,韩国首都首尔的街边小店纷纷挂出了虎年的新招牌,或者虎元素的日历、台历。我在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脸书官方粉丝页上,刷到了“壬寅黑虎年——虎文化艺术特展”的信息。

趁着工作日人少,带着6岁的女儿去看展,顺便跟她普及一下十二生肖和天干地支的基础知识。她问,“韩国也和中国一样有十二生肖吗?天干和地支也是一样的吗?”观展后我们发现,韩国和中国虽然在文化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但也有不同。

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(以下简称央博馆)的外墙壁装饰了一块超大型的AR(增强现实)屏幕。通过一种可以将虚拟信息和真实世界融合起来的AR技术,游客们看到的屏幕上那只正卧在松树下的老虎仿佛就在身边,或逡巡或跳跃,虎虎生威又十分可爱。年轻男女们、家长们纷纷掏出手机,给自己、孩子拍下与老虎的合影。这种真实与虚拟相融合的感觉,让博物馆之旅一开始就充满乐趣,也可以看出韩国民众对老虎及其形象十分喜爱。

走到博物馆二楼的壬寅黑虎年虎文化艺术特展区,首先看到的就是8幅屏风式样的《月下松林虎族图》,组图绘于19世纪的朝鲜时代。古代朝鲜人认为老虎和豹子是同一种动物,所以这8幅图中的老虎既有圆点豹纹又有横条虎纹,除了第7幅是母豹子和3只小豹子在月下嬉戏外,其余的老虎和豹子皆矫健多姿,双目圆瞪,尖锐的虎齿在月光下似乎散发着阵阵寒光,老虎的威严溢出画外。

央博馆官网展示这组虎族图时介绍,在韩国,“老虎被认为是‘击退坏气运的灵验存在’,每到新年家家户户都会把老虎图贴在门外,驱邪祈福。”这跟中国古代家家户户在门外挂桃符,上刻神荼、郁垒的画像作用类似。传说,神荼、郁垒把守鬼门,监视百鬼,发现有为非作歹者,直接用绳子捆起来喂老虎。
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老虎是百兽之王,是力量与威严的象征。韩国人对待老虎的态度也相似,而且带着更多敬畏和崇拜,期望能借老虎的力量,趋吉避凶,带来幸福安宁。

央博馆展出的虎图里,一大半是虎鹊图,是朝鲜时代民间广泛流传的一种虎图,最常表现的是凶猛的老虎露出獠牙与松枝上的喜鹊对视,画面威严却并不紧张。在韩国,喜鹊是报喜的使者,松树寓意长寿和吉祥,虎鹊松同时出现,明确地表达着驱邪祈福之意。

最为典型的代表,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申在铉绘制的一幅虎鹊图年画:画中的老虎笔直坐立,咆哮状如能耳闻其声,背上、身畔是3只幼虎;一侧的松树枝上或停或盘旋着4只喜鹊,向老虎呈点头鞠躬之态;松树干上有蝉和啄木鸟;树干下长着灵芝;画上题汉字诗,“风声闻于千里,吼苍崖而石裂”。

图中的蝉与灵芝寓意永葆青春,啄木鸟象征着幸福康宁长寿,虎背上的幼虎旁边写有“膝下孙”字样,不仅强调老虎作为仁兽慈祥的特征,也表达当时人们多子多孙的心愿。

整个画面的每个要素都如同裁剪轮廓线后拼贴在一起的一般,没有立体感。虎皮、三神山、松树皮等呈工艺上形式化的样式,它们的形状与其说是写实的绘画,不如说是巫祝用符咒。画中的老虎毫不令人惊悚,喜鹊也没表现出恐惧之感,两者展现出吉祥物或图标般典型、简洁、强烈的视角效果。这幅虎画显示出人们向神兽的祈愿,就像一种新年符咒,是朝鲜虎鹊图扩展为民画的典型案例。

与虎鹊图有同样吉祥寓意的,是为数也不少的龙虎图,有的是同一幅画中既有龙又有虎,也有分开两幅的龙腾虎啸图。央博馆展出的19世纪朝鲜时代未知作者的两幅龙虎图上,分别题了两首汉字诗,“万里长霄,云深龙盘,鳞蛇低毫,休祥鼎臻”,以及“千年老松,鹊噪虎蹲,头回瞋目,邪厉咸遁”。中国人可以从这样的诗句里看出龙带来吉祥,而虎逼退邪祟的美好寓意。

央博馆的官方网站还展出了两幅长宽各两米的龙虎图巨作,以绳子制作吊钩挂在屋外。因这特殊的设计,这两幅龙虎图被推测是朝鲜时代正月里挂在宫廷门扉、官府大厅的挂画,主要目的是突出虎威,镇宅避邪迎福。
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虎有王者之气,而龙是帝王的象征,身份高贵,与神一样,享受万民奉祀。中国成语中,龙与虎在一起,即意味着旺盛的精力和勃勃生机,有不言而喻的吉祥之意,比如龙腾虎跃、藏龙卧虎、生龙活虎等。而单是虎的成语,比如如虎添翼、将门虎子等,则多表现力量和勇猛,少了一层遇龙呈祥的吉祥意味。

虽然感觉上韩国的虎文化崇拜与中国非常相似,但仔细探究,还是能发现不同,虎在韩国文化中,本身即代表神明,有庇佑降福的能力,并不需要龙的加持。

这一点从大量展出的山神图中可以看出。这次展出的3幅山神图横跨18~20世纪,老虎半蹲、盘卧及趴窝在山神老者的身边,如猫般温顺;被视为山神的老者则坐在松树下的岩石上,一两名童子随侍旁侧。

在山神图中,有人认为老者是山神,老虎是山神的使者,也有人认为老虎是山神本身,而老者是将老虎拟人化的山王。山神信仰在韩国民间非常普遍,几乎所有的寺庙都设有山神堂或者山神阁,同时因为佛教与民间信仰的结合,自18世纪中后期开始,山神图也从佛教的山神阁放入到道庙的殿阁供奉,甚至扩散传播至巫俗文化中。

老虎作为山神信仰的化身,与韩国的地理、地域神线的国土是山地,自古以来就有很多老虎。央博馆展览的介绍文中有云,“朝鲜时代,不仅全国各地,连国王的宫殿里也出现了老虎,可以推断当时的老虎数量很多。”同时,老虎是朝鲜民族始祖神话故事《檀君神话》的主人公之一。相比于中国人对龙的崇拜,《檀君神话》中朝鲜民族自认是熊和虎的后代,虎也多次作为祖先神、山神出现在古朝鲜的建族神话中。

古朝鲜被称为“驾驭老虎的君子国”,现代韩国被称为“青龙白虎之邦”。1908年,作为韩国近代文学先驱之一的崔南善发表《槿域江山猛虎气象图》,将朝鲜半岛描绘成一只盘踞东亚“气吞万里”的猛虎。

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吉祥物是虎多利。韩国最高学府之一高丽大学的校徽是一个虎头。韩剧《太阳的后裔》中,男主柳时镇所在的特殊部队绰号是“白虎”。可以说,老虎已经内化为韩国人的精神象征。

有意思的是,此次壬寅年虎文化艺术展展出的老虎,大多姿态威严,吊睛呲牙,脸上却带着诙谐微笑,有的甚至有着猫的憨态。山神图中的老虎,越往20世纪发展,眼神越柔和,连眼角都是耷拉下来的。

央博馆官网上展出的虎鹊图中,甚至出现了吸烟的老虎,被拟人化后,形象更为亲切、滑稽。央博馆《韩民族的神话——韩国虎》展览介绍上说,这些形象反映出:“韩国人重视‘德’与‘仁’的儒教核心价值观与乐观诙谐的天性……自古以来,在韩国人的心目中,老虎一直是具有神通力和气魄的灵物,也是诙谐亲近的朋友。”

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