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羲之|书圣笔下有千面

王羲之的书法素以“精致细腻、丰富多变”为世人所叹,《兰亭集序》《快雪时晴帖》《丧乱帖》,这些传世作品中每个字的一横一竖、一撇一捺毫不拖泥带水,都是神来之笔。

细看字的笔墨走向、舒张,真是令人赏心悦目,越看越觉得神乎其技,有如沐春风之感,用流行网络词形容叫做“极易引起舒适”。

习惯了王羲之行书的清秀俊逸风格,初看《姨母帖》许多人也许会大吃一惊:“这帖真出自于书圣?怎么看怎么不像呐!赝品吧……”

能大大方方放入辽博且署名王羲之的作品,怎么也不会有假。我们看到的虽是集于《万岁通天帖》中的唐摹本,但《姨母帖》确实出自王羲之之手,这是其早期书法作品,风格还未定型。

魏晋时,隶书开始向楷书、章草、今草发展演变,在这个特殊的过渡期,对于艺术风格的选择和探索,每个书法家内心都必定有一些挣扎,王羲之也不例外,所以其遗留下来的作品风格也不尽相同,大凡有流便和古质两种,《姨母帖》属于后者。

隶书盛行于秦汉时期,由篆书发展而来,其特点在于字形宽扁、横长竖短,讲究“蚕头雁尾(长横起笔逆锋切入如蚕头,右行笔锋开张收笔如燕尾)”“一波三折(提按绞转,行笔如曲波)”,而它区别于楷书最大的一点在于几乎没有转折。

《姨母帖》中,一、十、三等字的横划较长,出笔入笔自然,舒展平直,月、顷、因等字的横折处理圆润,没有明显的转折和抑扬顿挫,皆采用隶书的绞转笔法。整帖风格质朴随意,不计起笔收笔的精致与严谨,线条灵动古朴。

字中有篆隶遗韵,其实是王羲之笔法的一大风格。少学卫夫人、十余岁改师王廙、二十岁之后尚钟繇、效法张芝,这些人物都是当时隶书、楷书和章草的顶级大家,王羲之自幼受其所传,自然也习惯和擅长隶书,尽管后来自成一派,但笔法中也依旧留有隶书的精华之处。

《初月帖》就是王羲之将隶书、行书揉合为草书之后的代表作品,质朴随性的风格与《姨母帖》极为相似。此帖也是《万岁通天帖》中王羲之的经典作品,排于第二帖,第一帖则是《姨母帖》。

和后期的《兰亭集序》等大作相比,《姨母帖》虽略显不成熟,但这却是研究王羲之练就行草笔法的重要参考。

慢慢接受了朴拙书风之后,再看《乐毅论》又会惊一跳:“好秀气的小楷!”这也是非典型王羲之作品。

不同于篆隶,楷书的用笔特点在于起笔收笔的精致到位,运笔以提按为主,转折处有明显的的顿挫。《乐毅论》没有篆隶的厚重,横、竖、转折、撇捺遵循楷书笔法却又不拘束,笔画灵动,笔势流畅精妙,古朴妍丽、文雅大方。

《乐毅论》文章由三国夏侯玄所写,后来王羲之抄写下来,据说是为了给儿子王献之当字帖练习用。如此漂亮的楷书,自然也成了后世书法爱好者临摹学习的范本。

一个人的书写习惯和风格其实是不固定的,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领悟,书风自然有差异,而同一时期也会受书写内容和情绪影响而有所变化。我们凡人都是如此,那就更别说擅长多种字体、尝试过各种写法的王羲之了,即便是同一个字,在他的笔下亦有千万种模样。

Leave a Comment